青丘。

我觉得自己老了。

幼儿园画风。

迟到的新年快乐。

还有谁能告诉我王者这个坑发生了什么……/突然懵逼

【酒鱼】凤与凰 『2』

*凤白x星空庄
*副cp药良邪教一句话带过 雷慎
*自从上了高中的语文 圆词都圆不清了
*bug还挺多 请小天使们提出来吧我会圆回来的圆不回来的就当那是巧合吧x
*给我安利信白的基友er她不理我了qnq

眼前的湖面静得像一面镜子,偶尔吹过来的清风拂过湖面,好似湖中的小精灵按捺不住好奇的目光向外探出了脑袋。

亭子里只有两人,几盘甜点和一壶茶。

沉默了许久,两人中的一个终于忍不住打破这离谱的宁静。

“子休,这些日子你过得好吗?”一上来就是拉家常。

被唤作子休的人微微抬眼,心不在焉:“还好。不过越人,你知我是贤者,自然能看出每个人的心思,但是……”他顿了顿,朝着周围晃晃指尖,晶蓝色的蝴蝶便悠悠地铺上了亭外的古树。“李太白这人,我实在是看不透。”

扁鹊轻咳两声,作思考状:“他修行比你高也说不定啊?”

“我才不信这个小屁孩比我修行高。”庄周不开心地努努嘴。

扁鹊耸耸肩:“这可不一定。”

“秦缓。”庄周转为严肃,“你知我知,我好歹也是有好几代前世的人了,来来去去轮回了不知多少次。虽然我并没有前世的记忆,不过这里,”庄周故作自豪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还是一点儿都没变,要说变了,也只能是变聪明了。”

苍天发誓我不认识这个逗比。

“咳,子休,这次来是要跟你说事的。”

“是是是,让我猜猜,张良那小子又把你玩了还是你把人家气着了啊?”庄周撑着脑袋,像个没事儿人一样笑眯眯地看着扁鹊。

“子房他……”扁鹊刚想说什么就噎了回去,“我是有正事的。”

庄周还是笑意盈盈,漫不经心地玩弄着自己的头发。扁鹊注意到了,就问他:“子休你是不是留长发了?”

连庄周自己都没注意到,他玩弄头发的动作停了一拍,随后还是轻声回应:“谁知道呢……不知不觉就这样了。”

“说吧,还有什么大事是越人医生不能解决的。”庄周拍拍手,把扁鹊的目光集中起来。

扁鹊难得皱了一下眉头,庄周也饶有兴趣的笑笑。要说庄周不认真是假的,每次庄周都能找到解决办法的最佳方法,但是很多时候都是漫不经心的,用扁鹊的话来说就是“没办法对简单的事情提起兴趣”。

“这……也不是什么我自己的事情。”扁鹊揉揉眉心,“子房的顶级上司传出来的消息,我们最近都快为这个忙疯了。”

庄周对这些事情见怪不怪,反正已经见过很多次了,说不定前世也遇到过。

“凤凰,快要涅磐了。”

“不是会浴火重生吗?这有什么难的。莫非你们是缺火吗?”庄周抱手臂,半磕着眼睛,“去找周瑜不就行了吗。”

“不,子休,这不是问题。问题是,”扁鹊顿了顿,他并不是很想告诉眼前的大贤者这个事实,“……他,怕是不会在浴火之后重生了。”

回应他的果然是一阵沉默。

庄周本来没什么心思去理会凤凰不凤凰的事,但是他心里就是有一种预感。

一种会发生在他身边的不祥的预感。

半响庄周才开口:“……你是说,太白……?”回应他的是扁鹊肯定的点头。

我的前世并没有告诉我解决的办法。这是庄周的第一反应。

“为什么?”

话语里的颤抖着实把庄周跟扁鹊都吓了一跳,不过扁鹊却是摇了摇头,“我不清楚。”

庄周呆楞了一会儿,才头也不回地跑去了李白所在的那个房间。

扁鹊妈妈表示,咋回事儿啊。

“太白。”庄周的体力比不了常人,跑了一会又上了一层楼就快累趴了,扶着门栏勉勉强强呼唤了李白一声,那人闻言抬头,随后起身一步步地朝庄周走去,“子休找我何事?”看着庄周这气喘吁吁的样子,李白伸手十分温柔地帮着庄周擦汗,把掉下来的碎发别到耳后,注意到庄周小脸红红的样子嗤嗤的笑出声。

越是温暖的笑容越是让庄周感到不安,尽管眼神坚定,但庄周话语中还是带着疑惑:“你可是凤凰一族?如果是,为什么不告诉我。”

李白不可置信地望着这贤者,眼神闪过一瞬的悲伤,“太白……不曾告诉过任何人。”

又来了。

这表情我不止见过一次了。

庄周放缓了语气,踮起脚摸了摸李白的头,歪着头笑了笑。见李白眼里的悲伤消微微消散后,才再次进行着这个话题。

“太白,听着,虽然这可能会勾起你不太好的回忆,但是,”庄周闭上了眼睛,随后睁开直直盯着李白,“我是不会让你丢下我一个人的。”

李白抿着嘴唇,眉头皱起轻微的弧度,半响之后才语气冰冷的悠悠地说出一句像是质问庄周的话:“扁鹊给你说什么了?”

双臂突然被人钳住,此时的庄周有点懵。“他什么也没说啊”还没说出口就感觉到被眼前这人推到墙边,温湿的气息铺洒在脖颈间。

……好困。

金眸微磕,勉强能看见身前这人的模糊的影子也被异常沉重的眼帘盖住了。李白抱着因为陷入沉睡的庄周小心翼翼地碰了下他的薄唇。

对不起,子休。

沉溺于蜜一样的青蝶间而忘却了重生的凤,却丢失了自己的凰。正如昭君所说的,没有凤的凰,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昭君,”李白抱着怀中熟睡的贤者对着门外喊了声,“把神医带上来吧。”

银发的小姑娘应了声,便随着一阵清脆的银铃声消散在了风里。

====================
“神医,我希望你不要再给子休说关于这次凤凰的事情了。”李白背对着扁鹊拉着在床上沉睡的庄周的手,语气可以算得上是强硬。“消除他的记忆,这可是很费我的神力的。”

扁鹊微不可闻的嘁了一声,双手抱臂:“你这是打算瞒他到什么时候?到你死的时候吗。”

“你要的凰就在这里,除了子休,你别无选择。”

“除非你愿意放弃他,然后孑然一身去经历浴火重生。你可能会成功,被编写进凤凰一族的历史,成为千百年来第一个浴火重生成功的凤。当然,”

扁鹊冷哼一声,

“你别忘了,失败的几率也很大。就算你成功了,子休也会忘记你,轮回了那么多次,你累不累?”






【就算考连续考六天每天四科三科这样考到死没人看我可是要哭得死去活来在考场烧纸的打下了TBC】

【属于酒鱼的突然脑洞】凤与凰

*凤白x星空庄

*王昭君是李白的妹妹设定,小很多的那种

*这大概可能没有后文了

*被好基友安利信白安利到雷 我真想问问她开心吗 反正我不开心 我不止一次在她在我耳边念信白文的时候把她吉死了[友谊的小狗死了.jpg]

*星空庄的私设就是个外表高冷的逗比,恩,腹黑受,不是天然黑。凤白性子比较软

*新年快乐w2017年依旧爱着酒鱼[比心]

*祝食用愉快




“我不要。”庄周一脸怨念的望着在坐的众人,嘴巴不爽的向上努了努,抱着双臂委屈极了。

众人摇了摇头,把目光放在了“罪魁祸首”扁鹊身上。

扁·弄啥·你们也有责任啊·我有一句妈卖批必须要讲·鹊还是很耐心地打算跟庄周重新做一下心理准备。

“不要。”

被拒绝了。

异常坚决呢。

“跟我一声招呼都不打就把我推出去与我素不相识的人成亲我忍了,但是为什么要穿女装?我不要。”庄周不满地敲了敲桌子,眉毛都拧到一块儿去了,“难道你们不知道我是男人吗?”

“可是,子休你不去,就没人去了啊。”扁鹊揉了揉眉心,看起来十分苦恼。

庄周看了一眼扁鹊和张良,啥都没说。

基佬紫仓鼠险些被跳跳挑死,安琪拉亚瑟,周瑜小乔,刘备孙尚香,项羽虞姬,吕布貂蝉这些能日常闪瞎眼的更让庄周无话可说。

赵云重感冒了,夏侯惇为了照顾他没来。

哦,敢情你们是看上了我是一个单身狗是吧。科科。

庄周像是想起什么,扭头问扁鹊:“越人,我记得妲己那小姑娘……”

“她跟着老夫子寻纣王去了。”扁鹊清楚的看着庄周的脸黑了八度。

“那……阿福她……”

“她最近心情特别糟糕,毕竟我们都不想这里因为洪涝上新闻。”扁鹊意识到庄周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就要开始整人了所以他机智的回锋一转,“但是子休你不用担心,你强大的后援团都在这里,只要他欺负你你告诉我们就是了。”

其他人附和着点头如捣蒜。

庄周认命般的闭上了眼。

“好好好,我去。”

“我有个条件,”庄周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儿,随后说着,“暂时没想好,不过我不穿女装。”

庄周看着众人一脸的为什么嫌恶的甩了甩手,“说不定他看我是男人就把我放回来了。”

哦,想得真是周到呢贤者大人。

====================
“……哥哥。”

在门口伫立了许久的小姑娘犹豫着呼喊了一下那个透过窗口楼下忙碌情景的白发男人,后者闻声转身,“恩,怎么了?”

“哥哥,我看贤者大人许久未到,他不会是食言了吧?”小姑娘低着头不安的揉搓着自己的裙摆,语气当中带着些许责备。

李白轻笑着走过去揉揉自己妹妹柔软的头发,捏了捏她的小脸:“别担心昭君,大不了我一直等就是了。”

王昭君急了,双手附上李白的手,软软的声音带上了哭腔:“可是哥哥,你也知道你等不了多久,少了……”

王昭君还没说完,就被李白捂住了嘴。

“小声些,昭君,隔墙有耳。”

偌大的宅子里的仆人们忙忙碌碌,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人确实不少。王昭君也是个懂事的孩子,被李白这么一提醒安静了不少。

李白看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的妹妹,只能弯下腰在她耳边小声安慰:“别担心昭君,在那天到来的时候贤者大人一定会来的。”

王昭君把头往李白身上一埋,闷闷地发出了一声“嗯”。

希望在那天之前,贤者大人真的会来吧。

失去了凰的凤,可是经不起浴火的焚烧啊。

哥哥。

====================
此时庄周特别想找个南墙撞撞然后就可以潇洒的回头了,可是他不行。

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人的宅子却不知道怎么进去的感受你们是不会懂的。

庄周望着高高的墙壁,他突然很想念夏侯惇的大刀,可以飞很远的那种,这样他一跳就上去了。

“贤者大人?”一脸苦恼的庄周转过头,就看见一个扎着跟小乔差不多的丸子头的小姑娘站在不远处叫他。

“恩,什么事?”

好歹是个贤者,这架子还是得摆出来的。

庄周迅速平复了情绪,笑意盈盈的望着小姑娘。

小姑娘冲他点了点头,然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少爷估摸着贤者大人不知如何进门,就派我出来接贤者大人。”

哦,那怎么不早点来,故意的吗。

小姑娘将庄周送到了李白房间门口,就匆匆离去了。

李白所在的房间是一条走廊,看不到底的走廊。

庄周背后不禁一凉,随后犹豫着敲了敲李白房间的门,结果门压根就没关,敲着敲着它自己就开了,把庄周吓了一跳。

抱着就进去看看的心态走进了李白的房间,与外面的富丽堂皇截然不同,这里要简朴得多。不过令庄周感到奇怪的是,这里,看起来并不像是单人间。

……走错了吗。

庄周摇摇头,刚转身就扑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贤者大人?”头顶上传来一道温润的男声,庄周反应过来便迅速的往后退了几步。

“啊……是,失,失礼了。”庄周现在压着满肚子的愧疚,在心里比划着阿弥陀佛希望李白不会把他轰出去。

谁知道李白突然轻笑了起来,把一根红色的细绳递到庄周手上:“贤者若不嫌弃,就帮白束发吧。这平日都是白的妹妹做的,现在她出门游玩去了,只好拜托贤者。”

庄周接过红绳,盯着看了一会,随后金瞳对上红眸,庄周嘿嘿笑了起来:“好呀,不过我可不擅长,弄丑了可别怪我。”

“白自然不会怪贤者。”

“别叫我贤者,叫我子休。”

李白的眸子闪过不知名的情绪,点点头:“好,子休。”

庄周为李白束发的时候其实是心不在焉的,但是他不知为何觉得很熟悉,平凡的就像每天穿衣服,就像这事情以前干过不止一次一样。

“哦好了,白谢过贤者。”李白毕恭毕敬地对着庄周鞠了个躬,庄周倒是不喜欢这样太拘谨的礼节,他摆摆手,说出了这辈子想起来都觉得丢脸的话:“夫妻之间,不必言谢。”

难得的沉默呢。

李白已经懵了,他一直以为贤者大人会把这个当做他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没想到他竟当真了。后知后觉庄周也察觉到了他刚才脱口而出的话,然后不可避免的脸红了。

“恩……贤者大……不,子休,你真的?”李白试探着问了问面前这位贤者,担心的笑笑。

庄周想着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干脆破罐子破摔,于是他对上李白漂亮的眸子,无比认真的告诉他:“是真的,太白。”

李白别过脸,用手捂着嘴,肩头微微颤动。

不用说都知道李白这是在笑,于是庄周脸红得更彻底了,就这么干瞪着李白,等着他笑完。

终于开心够了的李白牵起庄周的手,拉着他往外走:“子休初来乍到,不如我带着你去庭院里转转吧。”

“恩,恩,好。”庄周被李白温暖的手握住,不由自主的回握。

刚才这个人的眸子,十分的悲伤呢。










【想写下去但是不知道有没有人看的TBC?】

【酒鱼ABO】狐言『2』

*一辆黑车

*我又烂尾了

*肉不好吃

*嘴上说着是ABO其实根本不像嘛[气哭]

*李白有些黑化 ooc慎入

*圣诞快乐宝贝儿们030

*我们走链接↓↓↓
















http://weibo.com/u/5514994197?from=feed&loc=nickname&is_all=1

【酒鱼】温馨30题『60fo感谢』

*想睡觉了所有没时间检查错字了[哭泣]
*酒鱼好甜哦今天遇到一个特别好的狐白一直在提示保护我方庄周
*甜!不!甜!不甜 不甜 不甜 我就 就就就就重新写[哭泣]
*糖是你们的 ooc是我的
*文笔又飞起来了 不是我的锅x

1.一杯可乐,两根吸管

李白和庄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高二时学校组织的运动会上。

当时的情况是比较尴尬的,因为他们在同一个班,呆了一年多,但是两人都不认识。

两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沉默了良久。

“你跟我一个班?”

异口同声。

庄周不再搭理他,慢悠悠地走到树荫底下坐着,不一会便打起瞌睡来了。

李白在远处望着他,不知是不是太阳的缘故,竟有些恍惚。

听到哨声,李白才缓过神。

李白嘴角勾起笑意,轻声走到庄周的身边坐下,打量着这个人。

“看够了吗?李白同学。”庄周闭着眼说道。

李白一惊,“哦,原来你醒着。我还以为你睡着了。”

“被你吵醒的。”蝶翼不情愿地撑开,鎏金色的色彩在暖色的阳光下格外好看。

李白看得有点呆,防不胜防地被庄周轻轻弹了一下鼻子。

“别看了,我是男的。”庄周微笑着看向李白,“再用这种眼神看我就让你做噩梦。”

李白嘿嘿一笑,对着庄周神秘的说到:“你长得特别像我从开学第一天就看上的一个可爱的同学,所以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不知道是不是李白的错觉,他显然觉得庄周的脸有点泛红,可能是着太阳的缘故吧。

“诶,我该走了,再会啊庄周。”听见熟悉的哨声之后,李白起身,背着阳光对庄周笑着。

庄周简单的应了一声,低下了头。

庄周是被女孩子们的尖叫声和队友们的庆祝声吵醒的。

他带着惺忪的睡眼皱着眉头望向了声源。

第二次了。

李白。

罪魁祸首呢,就是操场那边的篮球队。

原因呢,是蓝方李白投进了一个三分球。

切,三分球,很好得啊。

庄周看着自己受伤的脚踝,想想还是算了。

想着再次入睡的时候,旁边的小乔递给了他一杯可乐。

“小乔,我不喝可乐的。”庄周笑着拒绝。

“可是小乔买都买了,”小乔看上去有点失望,粉色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庄周,“你看,你不喝,可以递给我们班的李白哥哥呀。”

周瑜兄我总觉得你的头发绿了。

庄周用复杂的神情望向小乔,道:“你可以自己给他啊,而且运动之后不能喝可乐……”

庄周看着小乔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还是住了嘴,道:“哎,我给他便是。”

“谢谢子休!”小乔笑着谢过庄周,放下可乐就蹦蹦跳跳地跑去了女生的那一边。

庄周望着多出来的还是杯装的可乐的时候,内心是拒绝的。

我这么送给他可乐,真的不是在拉仇恨吗?

庄周绝望脸。

算了,还是去买根吸管好了。庄周如是想到。

等他一瘸一拐的回来时,正好看到李白抱着可乐一脸呆萌地吸啊吸啊吸。

卧槽你不问问这是谁的就开始喝,真不怕我在里面投毒啊傻孩子还有你哪来的吸管运动之后不能喝可乐这是常识你是不是想早点狗带啊。

庄周拿着吸管,复杂的望着李白。

“哟,庄周,你回来了啊。”李白朝庄周招手,一脸傻笑。

啊,你爷爷我回来了。庄周虽然这样想着,但还是礼貌地点了点头。

庄周在李白身边坐下,阳光透过树叶照在他身上,暖洋洋的,很想睡觉。

但被李白打断了。

李白的手一直贴在装可乐的杯子上,手凉凉的,还有水珠,冷不防地贴上庄周的脸,还是会吓醒的。

“你干嘛?”庄周拍掉李白作恶的爪子,皱着眉。

“老在外面睡觉不好,还不如回寝室。”李白笑笑,“喝嘛?”

喝哪儿?喝你吸管?

我才不要。

庄周还没有礼貌地拒绝李白的时候,李白已经快速地把庄周带回来的吸管插进了杯子了。

恩,两根。

“你倒是把你那根吸管抽出来啊,不然怎么喝。”庄周不开心。

“就这样。”这是情趣。李白硬生生地把后面一句咽回了肚子里。

庄周拿起可乐,尽量移开两根吸管的距离,让他们不碰到一起。

李白就一直看着庄周,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嘿,有没有人说你长得特别可爱?”李白问的这么一个问题差点没让庄周把可乐喷出来。

庄周一脸憔悴的望着李白,道:“有是有,但不是男的。”

随后又像想到了什么,自顾自的说道,“恩,除了越人,他也这么说过。”

“你是说扁鹊啊?”李白别过脸,庄周看不清他的表情。随后李白突然转过头差点跟庄周撞一起,把庄周吓了一跳。然后李白咬住另外一根吸管,含糊地说道:“我发现你就是我从一开学就看上的那个小可爱。”

庄周真的差点没喷出来,就这么一直跟李白对视。

“那你还说不认识我。”

“哎呀一时眼拙,没看出来嘛。”李白嬉皮笑脸,拿下可乐放在一边,顺势把庄周堵在树前,捧着他的脸就要亲下去。

庄周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不是因为李白的动作,而是李白的眼睛。

是大海的蓝,让他想起了他做的一个梦。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那片蔚蓝色的大海。

庄周脸烫得都快烧起来了,什么动作都做不得,只有闭上眼睛不知所措。

李白在快要碰到庄周的唇的那一刻停了下来,笑意盈盈的看着脸红的庄周,一手扶着庄周的腰,一手盖住庄周的眼睛,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

时间很短,但庄周永远记住了那个人唇瓣的温度。

时间很短,但李白永远记住了那个人可爱的反应。

李白垂眼看着懵逼的庄周,把他圈在怀里,贪婪的占有属于庄周的气息。

“子休,太白心悦你。”

“你,你怎么知道子休这个……”

“别忘了我可是从开学就看上你了啊。”

李白笑着望向庄周,摸了摸他的头。

“你原来是变态。”庄周一脸嫌弃,然后终于撑不住了,开心得笑出声来。

“子休也心悦太白。”庄周把头靠在李白的肩膀上,悄声地说。

“恩,听见了。”李白吻了吻庄周的头发,还留念的蹭了蹭。

然后李白就腹泻到请假。

扁鹊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

诶嘿。

=================================

“子休,要不我们再来一杯那次运动会的可乐?”李白枕在庄周的腿上,蹭了蹭庄周的肚子。

“门在那里。”庄周连眼睛都不睁一下。

“啊老婆我错了不要赶我出去QAQ。”李白起身,熊抱住庄周。

“说什么傻话呢,要喝可乐自己买去,走吧我们一起去。”庄周摸了摸李白了头,打趣似的笑笑。

李白明显愣了一下,随后开心地笑着:“好啊走吧,老婆☆”

“不许叫老婆。”

“媳妇儿!”

“呵。”庄周嘴角一抽,不怀好意地望着李白,随后开了那张能让李白跪榴莲的口。

“相公。”

李白表示,我是不是聋了??子休刚才说了什么???【一脸懵逼李白限定.jpg】

“子休你刚说啥啦?”李白熊抱着庄周问道。

“相公。”庄周耐心的重复了一遍。

“诶——没听见——”

“相公!”

“在的媳妇儿!!”李白笑得像个孩子,然后吻上了庄周。

把庄周的那些打趣李白的话全都融化在唇齿间。

今天的阳光,就像那天一样,暖洋洋的,很想睡觉。

                                                                                       Fin.

【酒鱼ABO】狐言 『1』

*大概短篇的样子
*哦豁浪够了掉粉了来更一下
*这是个坑 ……大概吧
*cp 施咒者李太白 x 花魁庄子休||||私设多
*最近浪得嗨 文笔流氓 我简直就是酒鱼文里面的一朵霸王花[bu
*前面假正经 后面神经病
*从九月初计划的车 到现在都没发






=========================================
  今年的长安城,比往日还要热闹。

  听说前几年到今日,那个把西边大陆闹得沸沸扬扬翻天覆地的李莫愁来到了长安城,闹得人心惶惶。

  那一条街又传出来醉春楼那边来了一个水灵灵的小娘子深得老鸨喜爱,夺了去年那个花魁的位置,听说一直醉春楼休养。若不是这几日要在舞台上登面,醉春楼想也想不到会有这么热闹。

   李白进了酒馆要了几坛酒,再丢给了那个小二些许银两,才套出来这么几条消息。

  “那花魁几日上登?”李白问。

  “公子初来乍到不曾听闻,听那老鸨说今日戌时便登。”小二讪讪地笑着,抬头看了李白,才打趣似的说道:“莫非公子也是去目睹这镇楼之花的风采的队列中的?”

  李白长笑一声:“说的是了。”

  付了酒钱,李白便离去了。

  以前李白在西边浪的时候,还是偶尔会回到长安城的。当然去“拜访”的地方不是酒馆就是青楼,所以他也算个名义上的常客了。

  李白随意扯了一根草叼在嘴里,双手抱头放在脑后,悠哉悠哉地哼着歌往醉春楼那儿走。越往里面走,人就越多,空气中混杂着Alpha和Omega以及少许Beta的气味也越来越浓,李白在里面推搡了好久,才听见有人在叫他。

  他转过身,便发现妲己扭着腰摇着尾巴边笑边招手朝他小跑过来,嘴里唤着“李白哥哥”。

  李白笑着摸了摸妲己的头,妲己舒服地呜咽了一声,用头蹭了蹭李白的手。

  “李白哥哥是来找妲己玩的吗?”妲己笑得很甜。

  李白想想起什么似的停住了正在摸妲己的头的手,随后说道:“哦,这倒不是。我是来找你们这儿的花魁的,她人呢?”

  妲己不开心地鼓起了腮帮子:“子休他在休息,老鸨不许别人接近他。”

  “我又不是别人。”李白朝妲己挥了挥手,就去楼的内阁找老鸨了。

  妲己也只能嘟嘟小嘴跺跺小脚,却奈何不了李白半分,因为李白就是这样,风流成性。

  李白围着二楼兜兜转转了好几圈都没有找到老鸨,倒是来缠自己的姑娘多得数不胜数,李白被妲己提醒才想起此行的目的,不然他现在一定玩得不亦乐乎。他有礼貌地拒绝并打发完了所有的姑娘之后,伸手用袖子擦了一把汗,一手撑在墙壁上。

  可时机就是这么巧,被李白触碰到的那一块砖就这么软绵绵地陷了进去,李白没撑稳差点一个趔趄,还好李白多年行走江湖身手不错,不然他一定会摔一个狗啃屎。

  一扇木门就这么出现在李白的面前。

  哦,这个老鸨真不厚道,居然金屋藏娇。李白虽然这么想,但还是嘴角微扬地打开了那扇门。

  一开门,李白就楞在了那里,这里的空气比外面浓烈的胭脂水粉清新得多,身边有几只淡蓝色的蝴蝶绕着他飞来飞去,有一两只停留在了他的头发和衣服上。

  两侧有红色的丝绸交错在房间上方,上面挂着几只小巧的铃铛。

  把他惊艳到的并不是环境,而是面前的这个昏昏欲睡的人。

  房间不大,那人就端坐在房间中央。

  端坐的人裸露在空气里的皮肤白皙如雪,边缘还有淡淡红晕,艾青色的发丝乖巧的贴在主人脸上,有几缕顽皮地翘了起来,桃红的唇温润如水。脸已经被化上了淡妆,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一双闭着的眼。

  李白轻笑一声,轻手轻脚地朝他走过去。蝴蝶们似乎有通灵性,见李白要靠近,就在李白面前挡着,不让他过去。蝴蝶们在乱飞的时候碰到了铃铛,昏昏欲睡的人被吵醒。

  鎏金色的眼眸被蒙上了一层水汽,想伸手去揉揉眼睛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把停在眼角边的手放下,眯了眯眼睛才勉勉强强睁开,迷茫地看着朝他走过来的人。

  李白无视眼前飞舞的蝴蝶,走到那人身边坐下,揽过他把他锢在怀里。

  把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打湿过的手帕二话不说就往怀中人脸上糊,吓得怀中人闭上了眼。

  李白东一下西一下把怀中人脸上大部分的妆擦掉了,他本以为这人不化妆的样子与化妆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但令他出奇的是,这人就像一个白瓷娃娃,没了那些妆面,显得纯白高尚起来,他就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莲花。

  怀中的人的睫毛像蝴蝶扇动翅膀般轻颤,眼角有些许红。李白想或是刚才用力了点,看着他抿紧嘴唇没有抱怨一声,李白怜惜地吻上了他的眼。

  眼角传来 温热触感让他睁开了一条缝,他好奇地打量着李白。

  李白移开了嘴,正想朝着他的唇瓣吻去,不料却惊动了怀中的人,吓得他赶紧推搡着李白。

  李白被这一推惊得清醒过来,在内心狂扇自己巴掌,在表面轻咳了一声,问:“姑娘贵姓?”

  怀中的人楞了一会,最后才慢悠悠地开口:“姓庄,名周,字子休。”

  李白恍惚间想起来妲己好像跟他提到过这么个名字,没想到就是这人。

  哦,好像是比去年那个花魁有意思多了。

  李白思考状。

 “还有,客人,我是男的。”庄周这话一下就把李白拉回了现实。

  “男的?那你为什么来这儿当花魁?”李白问。

  “不明显吗?”庄周起身,把飘散在空中的蝴蝶召回身上,蝴蝶一触碰到庄周就碎成粉末状,空气中霎时飘散出甜腻的气息,“我是个Omega,为了找到合适的Alpha,来到这里。”

  “但我与某个乱放自己信息素的Alpha不一样,”庄周意味深长地看了李白一眼,手心幻化出一只晶蓝色的蝴蝶,“我没发自身隐藏信息素,只能通过幻化来吸收我的信息素,颜色越深,信息素就越强,消耗的体力也就越多,所以我刚才一直处于半梦半醒状态。”

  “只有一种情况我不能控制自己,”

  “发情期?”李白插嘴,听庄周的话把自己的信息素收了一点儿。

  庄周瞪了李白一眼,继续说道:“是的,发情期。而且我刚刚才过发情期,你这个Alpha贸然闯入,让我很困扰。”

  李白猛地站起来,拉过庄周,让他背对着李白,李白撩起庄周颈后的碎发,发现庄周的腺体没有被咬过的痕迹才长出一口气。

  庄周被这举动弄得又气又惊,这家伙不知道AO授受不亲吗?他一把推开李白,然后李白就受到了庄周气呼呼的小粉拳的攻击,恩……有点痛。

  庄周阴沉着脸请李白出去。

  李白被这举动弄得哭笑不得,眼前这个人越发的可爱起来,而且,刚才站起来的时候好像腰带松了,露出了两条白皙均匀的腿,李·作死·白嘴角一勾,打趣似的笑笑:“子休你的腿真白~”

  “滚!!”庄周小脸一红,在小蝴蝶糊到李白脸上之前收住了手,收紧了自身的衣服尽量平复自己发颤的声音,恶狠狠地瞪着李白:“出去。”

  “好好好,不逗你了。”李白绕道庄周身边,一脸笑意:“晚上就能见到了。”

  最后揽过庄周的侧脸亲了一下。

  庄周捂着被亲的那点红着脸看着李白消失的地方,许久才反应过来。

  哦,我是被人吃了豆腐。

  李白在街上浪了很久,直至看到了奔赴醉春楼的人们,才一颠一颠的跟着大众往那边赶。

  哟,哥哥我可是早就目睹了子休的芳颜,而你们没有。

  哼,辣鸡。

  ……李·制杖·白你哪来的优越感。

                                                                                                     Fin.

30fo感谢 短小短小

#作者没吃药#
#作者的基友er也没吃药#
#所以酒鱼也被强行灌了药#
#这梗是基友er提供的#

王者峡谷发生了一件怪事。

那个每次都帅得惨绝人寰的李白居然蹲在草丛里不知所措,看见自家媳妇儿都不为所动。

王者峡谷的各位都觉得这峡谷快要崩了。

作为烂摊子收拾人的神医扁鹊,他很[bei]勇[ren]敢[bi]地[zhe]去问了庄周李白变成这样的原因。

庄周表示自己今天睡得太死,以至于刚起来的时候意识很模糊。自己是说了句话没错,但不知道为什么那句话一说出口李白就跑了,然后就导致了这样的窘境。

趴在水池里的鲲表示,他知道整个过程。

今天早上,他自家主人说的话是,




































































“蝴蝶是我,我就是毛毛虫。”

===================================
李白:快把我那个单纯可爱的子休还给我混蛋QAQ

今天在亡者农药里遇到的事情记下来
可以当一篇文看
用来充充数[bushi]
当然其中有虚构成分
现实中的李白哥哥可是看见庄周小天使就怼的可心累了

这个阵仗一看就是要搞事情[害怕]

对面李白打到中途开始表白我的鲲
然后后面的妲己也开始表白鲲
我很懵逼
然后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全部]庄周:鲲是我的 不许抢
[全部]李白:那我表白庄周
[全部]妲己:庄周我喜欢你!
[全部]庄周:我不喜欢你这个李白哥哥 你要怼我
[全部]庄周:还把我怼死了
[全部]李白:那我不怼了,我喜欢你你可不可以不怼我
[全部]妲己:我被无视了
[全部]庄周:喜欢也要怼
[全部]庄周:最好往死里怼
[全部]李白:……
[全部]庄周:虽然我是厨酒鱼的 但我还是要怼你
[全部]李白:酒鱼是什么
[全部]庄周:李白x庄周
[全部]李白:我可以当成你在跟我表白吗
[全部]妲己:别无视我行吗!
[全部]庄周:我说过了我不喜欢你这个李白哥哥
[全部]李白:呜呜呜我被嫌弃了
[全部]妲己:李白被嫌弃了
[全部]扁鹊:李白被子休嫌弃了
[全部]后羿:李白被我方庄周嫌弃了
[全部]露娜:李白表白不成反遭嫌
[全部]李白:……你们够了
[全部]李元芳:只有我一个人被闪瞎了吗
[全部]庄周:按这个游戏设定 李白其实我比你大
[全部]李白:庄周小哥哥
[全部]庄周:你不打了吗你要死了

后羿 击杀 李白

[全部]庄周:……哦已经挂了
[全部]李白:你不接受表白我就不打了
[全部]庄周:那你不打算了
[全部]李元芳:庄周你有点绝情了
[全部]后羿:这个人头我拿得有点难为情了
[全部]后羿:庄周你就答应他吧
[全部]扁鹊:回来喝奶,堵在中路干什么
[全部]扁鹊:子休,你答应不答应,不答应跟我回去
[全部]李白:子休,我喜欢你
[全部]庄周:……这不是用来相亲的你们还打不打
[全部]芈月:等李白这事儿搞完了我再打
[全部]露娜:你们都不打了我抢人头偷塔也没什么意思
[全部]庄周: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全部]庄周:打算在我打字的时候趁机怼死我
[全部]妲己:不会,李白他什么都没说,我们也没说什么
[全部]庄周:更可疑了……
[全部]庄周:可以继续了吗我觉得好无聊 这样大家也很无聊
[全部]扁鹊:我倒不觉得无聊,你不答应就跟我回稷下
[全部]后羿:我也不无聊
[全部]芈月:我不知道李白干嘛去了但是我也不无聊
[全部]妲己:妲己也不无聊~
[全部]露娜:楼上画风突变……我很期待你的回答,庄周
[全部]露娜:我也挺期待的
[全部]庄周:……你们真不给我面子
[全部]李元芳:面子值几个钱?还不如狄大人欠的工资多
[全部]芈月:李白那小子掉线了?
[全部]露娜:没有,他还在
[全部]庄周:我很方 你们还打不打了 不打我就走了
[全部]李白:子休别走!!
[全部]妲己:别走!
[全部]李元芳:壮士慢着!
[全部]后羿:且慢!
[全部]扁鹊:你们打标枪啊,李白手速够快啊
[全部]庄周:李白你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全部]李白:我刚才去看了几篇酒鱼文
[全部]芈月:有够无聊,套路深得人心
[全部]妲己:你要追老婆了?
[全部]庄周:打住 老婆?我只要我的鲲和小蝴蝶
[全部]李元芳:周周你的文都没更完
[全部]庄周:我知道 手稿好麻烦的 李白你看酒鱼文干什么
[全部]庄周:就不怕我们抢你人头?
[全部]李白:我答应你不怼人就不会食言
[全部]后羿:yoooooo~
[全部]芈月:可以,这很李白
[全部]露娜:可以?可以什么?
[全部]露娜:对面那个,你可以理解为李白在追妻
[全部]后羿:我要射死你们这对太阳
[全部]露娜:你先射赢我
[全部]李白:那里面的李白都是花心大萝卜
[全部]李白:子休你放心,我今生今世只心悦你一人
[全部]妲己:看了几篇文气质都不一样了啧啧
[全部]李元芳:连喜欢都变成心悦了,知识就是力量
[全部]露娜:楼上你让我想起安琪拉了
[全部]扁鹊:你们歪什么楼,想要风油精?
[全部]后羿:并不想,扁鹊,把你风油精收好
[全部]庄周:我还是回稷下吧
[全部]李白:子休等等!
[全部]庄周:干什么 又不打又不推水晶我要走了
[全部]李白: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
[全部]庄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想怼死你了
[全部]妲己:这个庄周不对啊,ooc了
[全部]芈月:这孩子是受了什么刺激
[全部]李元芳:周周他经常被李白怼,以至于周周对李白印象很差
[全部]后羿:这个李白这么听话
[全部]扁鹊:子休,你不答应我就给你喂女眉药了
[全部]庄周: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扁鹊
[全部]李白:子休
[全部]庄周:干什么
[全部]李白:子休我们一起回稷下吧
[全部]庄周:回你长安城去
[全部]李白:我不去了,谁叫你勾引我
[全部]庄周:exm???
[全部]露娜:噫,这李白有这么表脸吗
[全部]芈月:你不懂,这是爱~的力量
[全部]庄周:我要死了你们再不让我走
[全部]李白:子休,我心悦你。
[全部]后羿:我觉得我们就一群皇上不急太。监急
[全部]妲己:我也这么觉得
[全部]李白:子休,心悦你,答应我,跟我走。
[全部]庄周:走到九月九?
[全部]李元芳:周周你这样是注吊孤的
[全部]扁鹊:……心疼李白一小会
[全部]庄周:你们要搞事情?
[全部]李白:若是你不喜欢,我会用无数种方法表达我的心悦之情的
[全部]庄周:这个李白不是我认识的李白
[全部]李白:现在你认识我了,子休,跟我回家
[全部]庄周:我不 没有多少文虐过李白 我要虐!
[全部]李白:那我们回去你慢慢虐我
[全部]后羿:看得我好心累,干脆射死你们算了
[全部]芈月:我心也累
[全部]李元芳:周周,我都没心情偷塔了你就答应了嘛
[全部]庄周:……你们卖队友我要告你们
[全部]扁鹊:我刚才说什么来着,女眉药
[全部]庄周:越人 你也坑我
[全部]扁鹊:子休,遇到这么好的李白,就嫁了吧
[全部]庄周: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风流成性!
[全部]李白:子休,今天月亮好美
[全部]庄周:你莫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全部]庄周:哪有人表白我的鲲不表白人的
[全部]庄周:这就很不对劲了!你就是想让我放松警惕!
[全部]妲己:庄周小哥哥这是吃醋了嘛~
[全部]李元芳:周周,你居然还会吃醋
[全部]扁鹊:还是吃你自家傻大鱼的醋
[全部]露娜:鲲:叽叽叽?
[全部]露娜:这个露娜把我笑到了
[全部]李白:一开始我确实是想让子休放松警惕
[全部]李白:但是子休,现在我是认真的,我心悦你,快跟我走
[全部]芈月:真强硬,庄周是要疼的
[全部]后羿:庄周小天使是要用哄的
[全部]李白:莫非是你过来哥哥这里有糖吃?
[全部]李白:子休,我这里有糖跟我回家吧
[全部]李白:你不答应我就一直缠着你不走了
[全部]李白:子休,子休你不要不理我QAQ
[全部]李白:老婆!!
[全部]庄周:md李白 跟我回家装什么b!
[全部]李白:答应了?太好了嘿嘿嘿嘿
[全部]后羿:看得我心累,一坨秤砣终于放下去的感觉
[全部]妲己:妲己觉得自己被闪瞎了
[全部]芈月:我觉得有点烂尾了

李元芳 击杀 芈月

[全部]芈月:exm?搞事情?
[全部]李元芳:不怪我!作者抢了我的手机!
[全部]露娜:哦,烂尾这事情不能被发现
[全部]蜜汁音:闭嘴!打你哦!
[全部]李元芳:看吧呆逼作者!
[全部]芈月:我信了我信了
[全部]李元芳:莫非你开始不相信吗?!
[全部]后羿:我信了你的邪
[全部]李白:我要带老婆回家了
[全部]庄周:md李白
[全部]李白:老婆你是不是该改口了嘿嘿嘿
[全部]庄周:你可以把md李白当做爱称
[全部]扁鹊:李白,子休可比你在这世道厉害多了
[全部]李白:老婆怎样我就怎样,老婆说什么都是对的嘿嘿嘿
[全部]芈月:md李白
[全部]妲己:md李白
[全部]李元芳:md李白
[全部]后羿:md李白
[全部]李白:你们不许叫!只有我老婆才能这么叫我!
[全部]扁鹊:@刘备
[全部]妲己:@孙尚香
[全部]庄周:mdzz你们还打不打了
[全部]后羿:随随便便打几下你们该去结婚了
[全部]扁鹊:我出女眉药
[全部]庄周:我拒绝
[全部]李白:老婆我们回家吧~
[全部]庄周:回家回家 他们卖队友我要告他们
[全部]李白:遵命!
[全部]妲己:就这么走了?
[全部]庄周:当然不是,你们要交份子钱
[全部]后羿:不交,我们帮你圆了场
[全部]扁鹊:我可以拿女眉药交换,我相信李白很乐意
[全部]李白:我的确很乐意
[全部]庄周:恩?
[全部]李白:老婆我是开玩笑的
[全部]露娜:@刘备
[全部]妲己:妲己也不想交份子钱
[全部]李元芳:九块五我出了快去结婚
[全部]李白:我先带老婆回家了你们自便啊
[全部]妲己:走嘛走嘛
[全部]露娜:哎,水晶没推成倒促成了一对cp
[全部]李元芳: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啊
[全部]后羿:有理有理

………………






































我编不下去了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烂尾了烂尾了但是我是不会承认的
现实当然是我们这队赢了√
酒鱼大法好!大法好!大法好!

能看完的都是真爱[big哈特]